首页 »

假使没有成为国家领导人,他也会是位优秀、严谨的地质学家

2019/9/11 18:13:58

假使没有成为国家领导人,他也会是位优秀、严谨的地质学家

45本笔记本,摞起来,一米多高。

封皮陈旧,纸张发黄,但翻开任何一页,所见均是工整隽秀的字,线条细腻的图,规范清晰的表格。

这些是一个人在漫长的18年间,在祁连山高寒地区和北山沙漠戈壁的行走中,写下的地质笔记。书写者是温家宝同志。

两年时间,地质出版社副总编何蔓带着一支五人编辑组,将这400多万字的笔记素材“浓缩”成一本书———《温家宝地质笔记》。

书很厚重。而比书更厚重的,是书背后的故事。

 


 

►     每一页都隽秀工整

 

从事地质工作期间的部分学习研究笔记和论文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45本笔记是怎样一个来历?

何蔓:1968年,温家宝同志从北京地质学院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至地处酒泉的甘肃省地质局区测二队任技术员,长期从事祁连山和北山地区区域地质调查找矿工作,工作区域涉及甘肃、青海、新疆、内蒙古的部分地区。

做笔记是温家宝同志多年养成的习惯。无论是野外工作、调查研究、参加会议,还是读书思考,他都作详细记录。到1985年为止,他在地质系统工作了18个年头,写下了大量的笔记,现存的这45本,还只是一部分。其中21本写于甘肃省地质局工作期间,24本写于地矿部工作期间。

2013年3月,温家宝同志退休后,得以有闲暇细细翻看这些笔记本,就想把它们整理出来,以寄托自己对地质工作和昔日同事的怀念之情。

 

1985年3月,在湖南柿竹园矿区考察时观察岩芯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笔记涉及哪些内容?

何蔓:整理后的笔记从内容上大体可分为四类:一类是野外地质考察笔记;一类是在不同领导岗位上的管理工作笔记;还有一类是在东北、西北等地调研的笔记;第四类是读书笔记,及部分学习、研究文章。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您是什么时候接到编辑任务的?

何蔓:我们是中央级的地质专业出版社,也是国土资源部(原地矿部)的直属单位,2014年3月下旬,我们社接到了相关编辑任务,同时收到了温家宝办公室移交来的笔记本。于是社里组成了五人编辑组,任命我为编辑组负责人。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听说您之前曾在中国地质博物馆看到过这些笔记,隔着玻璃的观看和拿在手里的触摸,有着怎样不同的感受?

何蔓:我在博物馆里看到的是其中的一本。其实,凡是到过地质博物馆的人,应该都曾在展柜中见过,而见后的感受应该也都和我一样,那就是不禁为隽秀工整的字迹、准确细腻的素描图、规范清晰的表格而惊叹。

但当这些笔记真实地摆在我的面前时,就不止是惊叹,而是震撼了。因为45本笔记,你不论翻开哪一本、哪一页,字都是始终如一的隽秀工整,图都是始终如一的准确细腻,表格都是始终如一的规范清晰。他都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没有涂涂改改的地方。

 

大海子石灰岩矿平面地质草图

 

大家都知道,祁连及北山地区海拔在4000米到6000米之间,一年四季都得穿皮袄。在这么高寒、险峻、艰苦的工作条件下,温家宝当年能够这样坚持作记录,这份专注、执着和严谨,如果不是对工作充满热爱,不是对事业有追求,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们出版社的编辑人员中,有很多是学地质出身的,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地质笔记,有些还拿出导师的地质笔记,和温家宝同志的做比较,不由得打心底里佩服。

 


 

►     在专业中融入人的气息

 

1960年,在北京地质学院周口店工作站实习时留影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这么多内容,如何整合成书?内容又这么专业,如何抹平与普通读者之间的阅读鸿沟?

何蔓:信息量大的问题,倒是可以用“内容全覆盖、同类找典型”的编辑手段来解决,而如何将一本专业书籍以合适的形式呈现给普通读者,是摆在大家面前的最大难题。

当时,我感觉到,要在这些专业内容中融入人的气息和温度,才能沟通读者的心灵。于是,我们就和温家宝同志商量,能不能在每一部分正文之前写一些回忆性的文字,让读者在进入正式的笔记内容之前,对作者18年的心路有一个认知的预热。

他很快就同意了这个意见,并认认真真地交上了“功课”———为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地质工作内容及专业背景,他专门在每一部分笔记前撰写了“引言”,其中部分笔记的前面更增加了相关的回忆文章。这些文章自然、朴实,像电影旁白一般,既使专业内容变得通俗、易懂、有趣,更还原了一个真实的、有情怀的温家宝。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确实,24篇回忆文章是本书最大的亮点,尤其是那些生活日记。

何蔓:是的。我们收到他提供的这些回忆文章后,意外地发现,原来他在记工作笔记的同时,还有记日记的习惯。想要以一种柔软的方式了解一个人的过去与成长,日记无疑是最好的窗口。我当即写信给他,请他把这些日记都找出来。

所以,今天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这本《温家宝地质笔记》,有了篇幅甚少、感情却最为细腻的日记部分。看似突兀的横插,读来却有种白描般的自然趣味,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想用文字来记载自己平凡的生活”。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书的封面,土黄色和墨青色堆叠,远山连绵,天空高淼,影影绰绰中映着野外考察素描图和柱状图,以及笔记影印件。书的装帧颇有特色。

何蔓:很多细节设计是温家宝同志自己提出的。比如回忆文章用黄色纸张,笔记正文用白色纸张。如果把书立起来看它的横截面,你会发现,它很像一个地矿层的横断面,多种颜色交错,层次细腻。

 


 

►     每次他都送我们到门口

 

1968年冬,在丰乐公社二坝大队住过的旧屋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编辑过程中,您和温家宝同志通过什么方式沟通?

何蔓:这两年来,我们经常面对面地进行讨论。他非常平易近人,如果想对书的内容结构作调整,他会征求我们的意见。有时候,我们觉得不妥,就把理由说给他听,他会接受。

他也很懂编辑方法,哪里需要以图代文,哪里需要图文对应,都非常清楚,甚至还会在纸上画给我看。

有时,我们也用书面的方式交流。在第一次提交样稿请他审读的时候,我们给了他一份书面的建议。5天后,随样稿还回来的,还有一封他的亲笔信,信里针对我们的建议逐条作了回复。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这本书有50余万字,他审读样稿只用了5天?

何蔓:对,我们也非常惊讶。其实,第一稿还不止50万字,而有60万之多。他70多岁的人了,不仅5天就看完,而且看得非常细,几乎每一页上都有修改。我听说,他可以一整天坐在那里看稿子,有时看到晚上十一二点。

整个编辑过程,他一共15次以书面形式提出修改意见,7次审阅书稿,5次审阅样书,每次都又快又认真。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无论是笔记本身,还是做书的过程,都让我们看到了认真与坚持。

何蔓:是的。这本书出版后很受欢迎,读者大部分都不是地质行业的,他们没有把这本书当成一部地质专著,而是一部励志之作。我们觉得,假使温家宝同志没有成为国家领导人,他也会是一位非常优秀、严谨的地质学家。

我女儿是学经济的,刚开始听说我要编这么一本书时,她不解地问,地质笔记和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关系。但现在,她把这本书搁在床头,有时还会和我讨论书里的内容。她觉得这本书是可以给她带来克服困难的力量的。

书上市一个月以来,受到了广大读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及好评,各种书评、读后感在各类微信公众号中传播,人们还纷纷在网络销售平台上留下自己的阅读感受,他们既是在为温家宝同志点赞,也是在为更多奋战在一线的地质人点赞。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这次编辑任务带给您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何蔓:我是幸运的,由于这次编辑任务,使我有了走近温家宝同志的机会。在完成全书编辑工作后的一次见面时,他对我说:这是我们一起走过的两年。

这一句话,有他个人的温度在里面。而这种温度,一直都在,比如每次他都亲自把我们送到门口。

 


 

 

《温家宝地质笔记》

温家宝 著

地质出版社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