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明日首次外访,特朗普对中东“秀恩爱”能否如愿

2019/9/11 18:13:58

深度|明日首次外访,特朗普对中东“秀恩爱”能否如愿

明日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开启任内首次外访,访问沙特、以色列、巴勒斯坦、梵蒂冈以及意大利。随后,他将出席北约峰会和七国集团峰会。由于打破了许多美国总统上台后最先访问墨西哥、加拿大的传统,特朗普的“不走寻常路”引起全球媒体广泛关注。
  

重置中东盟友关系
  
  

特朗普的外访“处女秀”首先是一次夯实中东盟友关系之旅。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通常美国总统首次外访,多选择加拿大、墨西哥等邻国或欧洲国家,但特朗普却把沙特和中东地区列为首站,凸显出他力图巩固与中东盟国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关系,以“美国优先”为口号着眼于国内军工、能源巨头利益。此访还意在向世界表明,美国不会放弃中东,新总统对于中东地区秩序主导权的轮廓正在构建起来。
  
  

最近特朗普与中东各国的密集互动,成为勾勒轮廓的一道道线索:沙特副王储萨勒曼3月访美期间,特朗普与他共商了一个规模逾2000亿美元的基建和能源大计。在此次出访沙特前,一位美国白宫官员向当地媒体表示,美国与沙特可能达成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的军售协议,这无疑让美国军工和能源利益集团拍手称快。伊拉克总理阿巴迪3月访美期间,特朗普表示打算加大对伊拉克在打击“伊斯兰国”(IS)方面的援助。在本月初会见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时,特朗普承诺致力于实现巴以和平。近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到访美国,尽管美土在库尔德人问题上仍存龃龉,但特朗普至少抚慰了安卡拉这个伙伴……“特朗普此次外访还将罕见地会见伊斯兰合作组织成员,展现他有别于出台旅行禁令时对穆斯林国家的态度,希望与包括沙特在内的海合会、阿拉伯世界改善关系。”朱威烈说。
  
  

特朗普的访问也是一趟修复关系之旅。美沙、美以关系过去一段时间并不理想。沙特对于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深感不满。去年,沙特更威胁称,如果美国国会通过允许追究沙特政府涉嫌“9·11”恐袭事件法案,将出售约7500亿美元在美资产。而以色列也对被美冷落有同感——无论是奥巴马建立“零核”世界、还是许诺实现巴勒斯坦“建国梦”,华盛顿要么与以色列“核模糊”战略相冲突,要么把巴以和谈僵局的过错指向以方定居点建设,让以色列“很受伤”。《纽约时报》称,奥巴马首次中东之行只访问沙特、跳过以色列,在那之后,以色列从未克服过内心的怀疑。
  


“特朗普需要避免奥巴马的中东过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道,“他努力的方向,首先就是与前任总统形成巨大反差。”在具体方式上,就是要对伊朗采取更强硬态度,并以打击IS来团结中东的关键力量。通过反对这两个共同敌人,特朗普力争对奥巴马时期弱化了的中东盟友关系予以重置。
  
  

“爱的盛宴”还是艰难之路?
  
  

按照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的说法,特朗普首次外访有三大目标,重申美国的全球领导力;继续与世界领袖建立重要关系;传递团结意识。那么,特朗普的访问能否“正中靶心”?
  
  

从沙特透露的信息来看,该国对提振沙美关系抱有期待,态度乐观。路透社称,利雅得希望得到特朗普的再保证,对伊朗施压示强,寻求华盛顿在也门问题上的支持,重塑中东安全平衡。沙特的“2030愿景”也需要美国公司的投资。在美沙具体合作方面,防务、电力、油气等领域数项协议将在周六的美沙首席执行官论坛上被签署,美国公司将获得新的在沙经营许可证。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将与美国相关行业巨头签署促进本地化生产协议。特朗普访问结束后,纽约证券交易所代表团也将访问沙特,试图吸引阿美石油公司在美上市。
  
  

然而,尽管外界对美沙关系发展期待甚高,但也有分析指出,两国关系仍有不确定因素。第一,美国会不会为沙特利益在中东付出更多,毕竟特朗普喊着“美国优先”上台,曾痛批美国浪费6万亿在中东战争上。第二,伴随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美沙两国自1945年确立的“石油换安全”合作模式发生动摇,这也是沙特不安全感日益提升的根本原因。然而,特朗普愿不愿为沙特利益更改“能源独立”主张和力挺页岩油气开采政策值得怀疑。
  
  

相比之下,特朗普的以色列之行更为复杂。CNN指出,表面上看,美以像是在办一场“爱的盛宴”——没有总统在任期内那么早访问以色列,而且特朗普还将成为第一个到访哭墙的总统。但与此同时,一些细节又让以色列感到不安:例如,麦克马斯特在吹风会上说,在与阿巴斯即将举行的会面中,特朗普将表达自己对巴勒斯坦民族自决权利的支持。政府高级官员称,特朗普不会在访以行程中提及美国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一事。再比如,特朗普的手下过分听信于前以色列和平进程谈判官特兹皮·利夫尼。这位人士是一名强烈支持和平协定的议员。
  
  

CNN认为,如果特朗普对推进巴以和平进程是认真的,那么他对沙特、以色列的访问就不能“全程含笑”,而应当恩威并施,通过对伊朗施压,使得海湾国家对以色列采取接触政策并对巴勒斯坦施压,以此获得以色列的妥协。但这注定是一笔艰难的交易。
  
  

以色列《新消息报》不看好特朗普能发挥什么作用,认为他对巴以冲突缺乏了解,只是急切希望获得政治上的成功,将中东作为突破口,但取得实质进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旦介入巴以冲突失败,他就会像抛弃玩具一样,转而寻找新的目标。
  
  

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上海社科院国家高端智库资深研究员潘光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2月内塔尼亚胡访美时,特朗普曾表示希望以色列能克制修建犹太定居点计划。预计此次以色列之行,特朗普会延续之前的基本立场——支持中东和平进程;在一国方案抑或两国方案的选择上交由巴以双方决定;要求以方暂缓定居点建设;不提大使馆搬迁方案。通过这四个方面的政策宣示来减缓地区矛盾,平衡利益关系。
  
  

至于最近媒体称特朗普向俄方泄露的情报源于以色列会否为美以关系蒙上阴影,潘光认为双方应该会回避这个问题,一来媒体爆料尚未坐实,有人说情报来源国是埃及。二来特朗普也会通过此访适当减弱负面影响。总的来说“泄密事件”对美以关系没有构成太大影响。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